作者:Mathew J. Levy律师
Stacey Lipitz Marder律师
翻译:Lijia Sanchez (曹丽嘉)律师

概述:

随着运营诊所成本的增加以及第三方付款人偿还率的减少,许多医生开始考虑向大型医疗集团和医院出售诊所的要约。尽管这些要约往往很吸引人,医生既能增加收入,又能免于处理运营的行政事务,但是医生必须仔细考虑这些要约的收益和成本。虽然这些要约可能看起来很优厚,但是更深入的分析以后,医生可能会认识到这种安排不合适自己,并不如第一眼所见的那么诱人。此外,由于许多诊所不止一个医生,这样的安排可能不适合于所有的成员。因此,每个成员都需要做独立的分析,以确保这样的安排适合于他/她的需要。

自主权:

在大型医疗集团或者医院收购诊所以后,原本的医生对于诊所的运营就失去了控制权。对于许多医生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很多医生选择了追求医疗事业,而不是商业生涯,为的是把他们的精力集中在护理病人上。然而,对于其他许多医生来说,他们花了很多年建立和发展他们的诊所,更希望保留对诊所的控制权。

报酬:

如上所述,评估是否接受大型医疗集团或医院的报价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从商业的角度考虑。当大型医疗集团或医院跟医生接洽的时候,他们几乎总是用更丰厚的报酬来吸引医生,因为他们在同第三方付款人的谈判中有更有利的杠杆和谈判地位,能得到更高的报销比例。即便如此,医生还是应该检查和确认他们诊所排名十的CPT代码的具体收费。

此外,许多大型医疗集团和医院将根据医生亲自服务收费的一个百分比,减去开支之后付给医生。医生需要认识到,在加盟一个大型医疗集团和医院之前,提供服务的费用100%属于医生。此外,在许多情况下,医生将需要向大型医疗集团和医院支付“管理费”,可能高达每月几千元。

同样要注意的是,在许多情况下支付给医师的百分比内不包括辅助服务,以及Stark法所定义的诊断健康服务(DHS),包括诊断测试和实验室工作。因此,如果一个诊所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基于诊断测试,那么医生可预期的报酬会显著低于预期。

福利/买断:

医生还必须权衡和比较大型医疗集团和医院提供的福利。一般福利(医疗保险)可能会增加或者减少。而在终止雇佣(包括退休,死亡,伤残,自愿或非自愿撤回)的时候,医生得到的买断价格往往是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医生必须认识到,如果诊所原本的结构中,医生离开时会得到买断费的话,在收购之后他们将不能再按照他们之前的的工作/股东/合伙协议进行买断。

办公室租赁/设备:

诊所很可能需要转让其办公室租约和设备租约。虽然最初看起这可能不是一个问题,但是万一合作不顺利,租约将不得不重新转回到诊所,而这需要设备公司和业主的同意。由于大型医疗集团和医院有更多资金,装备公司与业主可能不愿意将租约转回给医生。因此,为了保护医生,我们建议将办公室租约和设备租约授权给大型医疗集团或医院,而将租约保留在诊所名下,并由大型医疗集团或医院根据市场价向医生支付一笔固定的设备和空间使用费。这样,在诊所和医院关系终止的情况下,诊所将保有对空间和设备的控制。

医疗事故保险:

如果医生购买的是“索赔”类型的医疗事故保险,即只在保险生效的情况下保护医生的保险,这点尤其重要。如果“索赔”的保险停止,医生就必须购买长尾保险,这是非常昂贵的。虽然大型医疗集团或医院很可能会负责支付医生现有的医疗事故保险,但也有可能为医生换一个新的保险政策,而不是维持原有的。因此,医生需要注意在这种情况下,谁负责购买长尾保险。

限制性契约:

当医生加入了大型医疗集团或医院,他/她很可能会受到限制性契约的限制,禁止他/她在合作关系终止以后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与大型医疗集团或医院竞争。医生需要知道在合作终止以后,他们的诊所会受到何种限制,尤其是以前诊所内部的合同没有类似限制性契约的情况下。医生在一个大型医疗集团或医院收购他们的诊所时也需要注意。具体来说,医生需要注意反回扣法的规定,尤其是涉及到交易结构的部分,因为有些交易里,基于限制性契约所付的报酬已经被认为是违反了反回扣法。

结论:

巨型医疗集团或医院要求收购诊所是很激动人心的,但是医生需要从商业和法律角度评估许多问题。为此,对医生最有利的做法是聘请医疗行业的专业团队——律师和会计师,以确保该收购要约符合医生的最佳利益。同样的一个收购要约对某些医生可能是合适的,对其他医生可能就并不那么合适。

关于作者:

Mathew J. Levy律师是Weiss Zarett Brofman Sonnenklar & Levy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Levy律师在医疗行业有丰富的经验,在全美收到广泛认可。Levy律师的专长是医疗行业的合同、商业交易、诊所成立、合规、并购、职业规范、刑法、医疗保健欺诈和收费欺诈、保险公司审计、诉讼和仲裁以及遗产规划。他的联系方式是516-627-7000 或者 email: mlevy@weisszarett.com

Stacey Lipitz Marder律师是Weiss Zarett Brofman Sonnenklar & Levy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之一。她代表医护人员进行交易和监管事宜,包括商业实体的形成和结构连接,谈判和起草合同及商业房地产租约,股票和资产收购以及一般公司咨询。Marder女士也监管问题,包括Stark法,反回扣法,欺诈和滥用条例,HIPAA,报销及发牌事宜向医疗行业的执业者提供咨询。

关于译者:

Lijia Sanchez(曹丽嘉)律师是Weiss Zarett Brofman Sonnenklar & Levy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之一。她有丰富的公司法、商法和证券法经验,代理医疗行业的客户进行并购、合规和诊所内部合同的谈判和起草等事宜。曹律师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她的联系方式是516-926-3306或者email: lsanchez@weisszaret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