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thew J. Levy律师

译者:Lijia Sanchez律师

每一个成年人都需要有一份遗嘱。如果没有遗嘱,则法律会决定一个人死后的财产分配,通常政府可能会以遗产税的形式取得一大部分遗产。除非一个人不反对他或她的财产被远亲(他或她可能从未见过这个人),或者被政府得到,他/她必须设立一份遗嘱以避免无遗嘱继承法。

一份遗嘱,其最基本的形式是一种法律文件,表示一个人在他或她死亡以后如何分配资产的意愿。未成年孩子的父母,可以遗嘱的形式为孩子设定监护人(复杂的相关家庭问题,如剥夺配偶继承权,以及遗嘱的有效性,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 “继承人”是接收财产的人。“被继承人”是指死者。“执行人”是死者指定管理遗产并分配财物的人。在死者没有有效遗嘱的情况下,“管理人”是法律指定的管理遗产并分配财物的人。 “遗嘱认证”是指法院决定某份遗嘱是否有效,并且监督财产从被继承人转移给继承人的法律过程。

商业促进局(The Better Business Bureau)对“遗产”有一个简单明了的定义,就是是被继承人的所有财产,如房地产,个人财产,任何企业,银行账户,寿险,养老金,投资和债务。因此,任何拥有任何东西的人都有一份遗产。此外,还有一些本身不属于遗产,但是出于遗产税的目的而被认为是遗产的。

商业促进局对“遗产规划”有一个简单但极为优雅的定义,“决定[他或她]死后资产和财产如何处理的过程。”然而,一个完整的遗产规划还包括生前对资产的管理和保护,减少或避免遗产和继承税,以及在残疾的情况下的决策权,包括医疗决策权。

当一个人去世时没有留下遗嘱,会发生什么呢?在纽约,无遗嘱被继承人的遗产都将根据法律的规定传给指定的人,通常被称为“无遗嘱法律继承”。首先,未亡配偶会从遗产内获得$50,000。如果没有子女或其他后代,那么未亡配偶获得全部遗产。如果有一个以上孩子,未亡配偶也继承剩余财产的一半(除去$50,000之后),其余的孩子平分剩下的一半。根据无遗嘱法律继承,如果被继承人死亡时自己的孩子已经去世,那么孙子女有继承权。在这种情况下,孙子女将会平分他们父母本来能够继承的财产。例如,被继承人留下$15万遗产,在有未亡配偶和两个孩子的情况下,配偶首先获得$50,000,加上剩余部分的一半($50,000),总共是$100,000。每个孩子获得$25,000元。

如果被继承人没有配偶或后代(子女,孙子女等),按顺序继承的下一个亲属是被继承人的父母,然后依次是兄弟姐妹,侄子侄女,叔叔阿姨,最后是表兄弟姐妹。最后一个有继承权的亲人是被继承人祖父母的曾孙。如果被继承人死亡时没有这些人存在,那么州政府将取得遗产。

无遗嘱法律继承的最后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未亡配偶在以下几种条件下不能继承:1)该婚姻在被继承人死亡之前终止;2)分居; 3)未亡配偶在另一个司法管辖区离婚; 4)婚姻是重婚或乱伦; 5)未亡配偶抛弃了被继承人;或6)未亡配偶没有或拒绝资助被继承人。

遗嘱的重要之处在于它可以规避大部分无遗嘱法律继承的规定。如前所述,遗嘱的作用是根据被继承人的愿望直接分配遗产和指定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此外,遗嘱还有以下作用:1)允许被继承人选择谁来管理遗产的分配;2)允许对某个特定的人给予特定的分配(称为“遗赠”);3)允许出售资产以支付遗产税和遗嘱认证费用; 4)如果被继承人希望的话,允许被继承人的业务延续下去; 5)通过信托把未成年人的继承推迟到18岁; 6)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节税。

遗产税:如果“死亡和税收”是唯一确定的,那么死亡税的存在应该不会令人感到惊讶。这种税收被称为“遗产税”。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可能征收“遗产税”或“死亡税”。就遗产税而言,被继承人拥有的所有资产以及利益、权利或权力都包含在他或她的“总遗产”内。“总遗产”还包括可能根据法律规定(而不是依照遗嘱)分配给指定的受益人的资产,如某些联名账户,某些信托利益,合格的退休计划和IRA资产和寿险保单。

联邦遗产税一般能高达“应税遗产”的40%。一个被继承人的应税遗产等于总遗产的价值——包括他或她死亡时所拥有的资产或他或她有利益的所有资产,减去婚姻减免(直接传给未亡配偶的资产)和慈善减免(传给合格的慈善机构的资产)。

美国联邦遗产税是根据应税遗产的价值计算的。每份遗产都可以对税收进行抵免。抵免的方式是直接减少遗产税。抵免的数目根据在分配给未亡配偶或其他慈善机构之后的资产的价值进行计算的。抵免有上限,因此如果分配给非配偶/非慈善继承人的资产总值低于指定的上限(称为“适用排除量”或“AEA”),抵免后的税收为$0。

虽然所有遗产都分配给被继承人的配偶或慈善机构的情况下,不征收联邦遗产税,但是分配给未亡配偶的资产可能包括在未亡配偶的遗产内,并在他或她死后被征收联邦遗产税。相反,如果价值不超过AEA,遗产则可以被分配给其他受益人,那么这些遗产就不会在任一配偶死亡时被征收遗产税。然而,大多数被继承人希望保护自己的未亡配偶,不愿意把遗产分配给其他受益人。在这种情况下,被继承人的部分遗产资可以支付给特定类型的信托,往往被称为“旁路信托”。未亡配偶可以取得旁路信托的资产,但在未亡配偶去世后,留在旁路信托的资产将不会被征收联邦遗产税。

2015年的AEA为$543万。2016年的AEA则为$545万,最高遗产税率为40%。

除了一些特例,纽约州的遗产税法的结构大致与联邦遗产税结构相同。

信托

虽然这篇文章主要旨在探讨遗嘱和无遗嘱继承作为遗嘱遗产规划工具。但是,信托在遗产规划的过程中也是至关重要的,其使用往往是与遗嘱相结合的。例如,在纽约,遗嘱认证既昂贵又费时,一个基本的可撤销信托或“生前信托”可以用来避免或减少遗嘱的复杂性。可撤销信托是由授予人和受托人共同创建的,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它拥有和控制转移至信托的资产。生前信托的授予人通常任命本人作为该信托的“受托人”,从而保持对财产的控制。然而,在他或她死亡时,信托的资产将分配给信托的命名受益人,而不需要任何遗嘱认证程序。因为信托是可撤销的,可以随时由授予人终止,信托资产在死亡时被视为属于授予人,因此可撤销信托不能带来任何遗产税上的好处。

遗嘱和信托分好几个种类,每一种都是为了应对不同的遗产财务状况和被继承人的最终目标。其中有基本的遗嘱,带临时信托的遗嘱,倾过遗嘱,遗嘱信用避难信托,没有税收筹划的生前信托,生前避难信托,合格临时财产信托和合格境内信托。每一种在整体财产规划配置中都起到不同的作用,适用于特定的和往往是独特的情况。然而,归根结底,这些手段都是为了解决遗产规划过程中的简单而重要的目标,以确保被继承人通过辛勤工作,教育,培训和经验得到的财产能被分配给他指定的继承人。

由于遗嘱和信托是复杂的法律文件,需要经验丰富的专业咨询进行此类文书的起草,而且这种手段经常需要审查和适当的修改,包括应对税法的变化。

关于作者:

Mathew J. Levy律师是Weiss Zarett Brofman Sonnenklar & Levy律师事务所的成员之一。Levy律师在医疗行业有丰富的经验,在全美收到广泛认可。Levy律师的专长是医疗行业的合同、商业交易、诊所成立、合规、并购、职业规范、刑法、医疗保健欺诈和收费欺诈、保险公司审计、诉讼和仲裁以及遗产规划。他的联系方式是516-627-7000 或者 email: mlevy@weisszarett.com

关于译者:

Lijia Sanchez(曹丽嘉)律师是Weiss Zarett Brofman Sonnenklar & Levy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之一。她有丰富的公司法、商法和证券法经验,代理医疗行业的客户进行并购、合规和诊所内部合同的谈判和起草等事宜。曹律师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她的联系方式是516-926-3306或者email: lsanchez@weisszarett.com